女足"踢得好挣得少"不仅在中国 理想终究输给现实

女足"踢得好挣得少"不仅在中国 理想终究输给现实
2019年06月12日 14:19 国内足球综合
男女组同工不同酬是整个足球世界的无奈 男女组同工不同酬是整个足球世界的无奈

  稿件来源:肆客足球

  在法国女足世界杯的首场比赛上,中国女足遗憾0-1小负排名世界第二的德国女足。虽然输掉了比赛,但铿锵玫瑰依旧奉献了精彩的比赛表现。

  可是很多赞美中国女足的言论中,不忘对中国男足进行讽刺与批评,“踢的比男足好,赚的比男足少”、“应该将男足的工资给女足”。

  中国男足的竞技成绩不如女足,但是中国女足的待遇常年不如中国男足,是不争的事实。但男女足“同工不同酬”,却不仅仅发生在中国。

  因为性别差异导致的不公平,是整个足球世界的无奈。抹平性别差距,也是足球世界正在为之奋斗的目标。

“生活家地板”的微博,至今转发才超过50万“生活家地板”的微博,至今转发才超过50万

  理想输给现实——从王霜归国说起

  在上赛季后半程,很多中国球迷的快乐,来自于千里之外的“天下武霜”——效力西甲的武磊帮助西班牙人打进欧战,超额完成保级任务;早半年来到巴黎圣日耳曼女足的王霜则在女足欧冠与法甲两开花,成为大巴黎女足的关键球员。

  不出意外的话,武磊下赛季还会征战西甲赛场;但是在女子法甲,下赛季却可能看不到王霜的身影。

  女足世界杯前夕,多家法媒都报道了王霜计划与巴黎女足解约、提前返回国内的新闻。对于中国球迷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消息,甚至有传闻说,王霜是在一些特殊影响之下“被回国”。

  实际上,王霜回国更多是现实上的考虑。王霜是巴黎女足的顶薪球员之一,但她的年收入也仅有6.5万欧元(约人民币50万),相对国内直接“腰斩”。

  武磊留洋西班牙人时,也对薪资做出了一定让步。但是在留洋之前,武磊的年薪本就达到了千万人民币级别,如今在西班牙人,武磊的收入也达到百万欧元。

  生活条件上,王霜与武磊更是天差地别。武磊加盟西班牙人伊始就喜提了赞助商斯柯达提供的座驾,但王霜却只能与队友拼车,或者自行乘坐公交车前往训练基地。此外,王霜每个月还要自掏腰包1000多欧元在住房上。

  王霜的生活,实际上也是欧洲女足的常态。巴黎圣日耳曼背靠卡塔尔金主,曼联则拥有庞大的商业帝国,但是这两家俱乐部的女足一线队球员,都只能依靠公交车在住宅与训练场往返。

  王霜结束留洋固然可惜,但相比于“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国外,回到更有保障、待遇更好的国内,也是可以理解的选择。

相对来讲,国内女足在体制内外的保障反而更完备相对来讲,国内女足在体制内外的保障反而更完备

  1=1693

  男女足球员之间的收入差异之大,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比较说明——2017-18赛季,巴西球星内马尔从巴黎圣日耳曼获得了3670万欧元(不包括商业活动的收入),这个数字相当于法国,德国,英国,美国,瑞典,澳大利亚和墨西哥七国联赛中1693名女性足球运动员的收入总和。

正在举行的女足世界杯,是男女足收入严重失衡的另一个例子。正在举行的女足世界杯,是男女足收入严重失衡的另一个例子。

  本届赛事的奖金池相比2015年翻了一番,达到3000万美元。可即便如此,也仅仅是2018年男足世界杯总奖金(4亿美元)的7.5%。女足世界杯冠军奖金为400万美元,同样在2018年法国队的3800万美元面前相形见绌。

  美国女足前锋勒鲁克斯(Leroux)与男足前锋阿尔蒂多雷(Altidore)国家队奖金对比

  就连最顶级的女足球员,在整个足球世界中也属于“低收入人群”。

  美国女足队长亚历克斯-摩根是2016年全美收入最高的女足运动员,她在波特兰荆棘队得到了45万美元的年薪,并从麦当劳等获得了100万美元左右的商业收入。但是,前美国男足队长多诺万光是俱乐部方面的进项,就已经超过了200万美元。

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SL)的工资帽远高于女足大联盟(NWSL)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SL)的工资帽远高于女足大联盟(NWSL)

  至于那些普通的女足运动员,她们甚至无法完全依靠足球养活自己。2015年的统计显示,美国女足大联盟的最低工资仅有6842美元,是美国冰球大联盟的1/80,不足NBA(50.7万美元)的零头,仅达到美国联邦规定的贫困线的一半。

  这导致很多女足球员需要通过足球以外的工作寻找收入来源,进一步抑制了女足的发展。

很多女性球员不能依靠足球养活自己很多女性球员不能依靠足球养活自己

  最不平等的职业之一

  事实上,足球已经成为全世界性别最不平等的职业之一。2017年的调查表明,全世界女子职业球员的数量仅为男性的0.93%,这一比例甚至低于宇航员(11%)、政治家(32%)等传统意义上的“男性主导”职业。

  男女足之间巨大的收入差异,部分源于发展水平的巨大差距。

  在上个世纪,女足在很多国家还是被禁止的存在。就连“现代足球起源”之地英格兰,都对女子足球禁止了长达50年,直到1971年才解禁。至于第一次女足世界杯,则足足等到1991年,彼时男足世界杯已经举办了14届。

1921年开始,女子足球一度被禁止与男性共用场地1921年开始,女子足球一度被禁止与男性共用场地

  财政报表上的赤字,也导致很多球队对建立女足部门望而却步。

  阿森纳有英格兰最成功的女足球队之一,但却长时间处于亏损状态,而且每年的亏损额都在不断扩大。

  意甲也有类似的状况,直到2015年才由佛罗伦萨建立起了第一支职业女足俱乐部,如今的意甲联赛中也只有佛罗伦萨、米兰、萨索洛等少数球队是完全的职业球队。

2014-2017年英格兰几大女足的亏损情况2014-2017年英格兰几大女足的亏损情况

  球场上的性别偏见,更是从根源上制约了女足的发展。

  不少足球界大佬都曾经在谈及女足时口不择言,前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希望女足球员们像打排球一样穿上紧身衣,这样看起来更有味道”;哥伦比亚托利马竞技的主席Camargo更是妄称“女足是女同性恋的温床。”

  在英足总专员蕾切尔-帕夫罗看来,这些愚蠢的言论在提醒女孩“足球是专属于男性的运动”,而让女性从球场上走开。广泛的性别偏见也会给孩子的父母带来压力,迫使他们让女儿转向其他运动。

负责女子足球的英足总专员帕夫罗(左)负责女子足球的英足总专员帕夫罗(左)

  帕夫罗的主要职责是研究如何提升女性在足球中的参与度,她在调查中发现,95%的英格兰男孩在10岁之前会接触足球,而同龄女孩只有41%。

  而目前英格兰的女足球员中,只有65%的人在10岁之前就接触过足球。“操场性别歧视”无形中阻断了女性通往足球的道路,对女足运动产生长久的不利影响。

孩提时代就开始的性别歧视可能从根基上破坏女足运动孩提时代就开始的性别歧视可能从根基上破坏女足运动

  平等的未来,可以被期许

  但是随着女足运动的不断发展,我们还是能够看到不少希望。

  女足的关注度已经逐渐向男足靠拢——2015年的女足世界杯决赛在美国吸引了4320万观众,是美国历史上收视最高的足球比赛;2017年的女足欧洲杯累积观看人数达到了1.65亿人次,比上届赛事增加了24%;2019年马竞女队与巴萨女队的比赛吸引了60739位现场观众,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2015年的女足世界杯决赛创造了美国收视纪录2015年的女足世界杯决赛创造了美国收视纪录

  一些体育品牌也看到了女子足球的潜力,耐克副总裁Amy Montagne表示,女装为耐克带来的收入是男装的1.5倍,这是一块相当诱人的市场。

  因此耐克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女子项目中,为消费者提供更全面的服务。

  在本届世界杯上,耐克就初步实现了男女足的平等待遇。

  过去,女足国家队通常沿用男足的设计,只不过采用女款的剪裁。但从本届世界杯开始,耐克为旗下的14支国家队都设计了专属的女子球衣,并“贴心”的生产了一批女足版本的男款球衣。这些球衣比想像中受人欢迎,几小时便销售一空。

耐克在今年为旗下各国家队推出了女足专属设计耐克在今年为旗下各国家队推出了女足专属设计

  其他的赞助商也在推动男女足之间的平等,VISA在去年与欧足联签署了长达7年的伙伴关系,此外这家金融服务巨头还承诺,将会投入与2018年男足世界杯相等的费用用于女足世界杯的营销。

  在商业开发方面,女足也不再被视为附属品与男足一起“打包”,而是逐渐被分拆出来。这种细分市场的做法能够为女足球队带来更大的收益,在英足总决定女足赞助权单独出售之后,就吸引到了苏格兰南方能源公司(SSE)的赞助。

SSE也是英格兰、苏格兰女子足总杯的主赞助商SSE也是英格兰、苏格兰女子足总杯的主赞助商

  诚然,短时间内,男女足球运动员还难以在收入上绝对相等。但是从国际足联到俱乐部,足球世界的参与者们(包括男性和女性)都已经开始向男女足“同工同酬”这一目标不懈努力。

  一个更平等的足球世界,是可以被期许的未来。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新大发时时彩—大发时时彩app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